网站首页 关于卓扬 代写项目 业务范围 代写流程 写手介绍 写手文萃 客户留言 联系我们
首页 >> 写手文萃 >> 正文

代写毕业论文:词人朱敦儒人格论

来源:www.zhuoyangdx.com | 时间:2011-4-5 | 发布者:佚名 | 关键词:
摘要:南北宋之交的著名词人朱敦儒,他的人格复杂多变,但仍是纯粹的文人人格。

        南北宋之交的著名词人朱敦儒,他的人格复杂多变,但仍是纯粹的文人人格。研究朱敦儒的生活经历及词作品可以发现,他的一生经历了三个不同时期,三个时期表现出了三种不同的人格形态:狂傲人格、忧患人格、旷达人格。三种人格的形成可以说是儒释道思想、个人生活处境、时代背景共同作用的结果,这种特殊人格的形成直接影响了朱敦儒的创作,更给后世带来深刻影响。通过分析朱敦儒的人格表现形态、人格形成的原因、词人人格的影响,我们可以对朱敦儒其人其词有更加全面的认识、更加客观的评价。

 

朱敦儒;  词人人格;  表现;  原因;  影响

  一、词人朱敦儒人格形态

朱敦儒,字希真,号岩壑,人称洛阳遗民,少室山人等,存有词集《樵歌》。按照唐圭璋的说法,朱敦儒生于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卒于宋高宗绍兴二十九年(1159)。[3]卷二P1078朱敦儒的人格具有鲜明的词人人格特征,具体可以分成三种。

(一)狂傲人格

朱敦儒狂傲人格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生性孤傲,生活狂放,不愿随波逐流。朱敦儒天生就是个清狂不羁,喜欢自由自在的人。《宋词通话》中说“其狂放的胸怀直可抗衡李白”,朱敦儒在词中多次直接表白了自己的狂气,在洛阳时云:“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鹧鹄天》),晚年作词说自己“从来颠怪更心风(疯)”(《西江月》)。不但如此,他的诗酒风流的侠少生活也充分体现了这种狂放气质。生长西都逢化日,行歌不记流年。花间相过酒家眠。乘风游二室,弄雪过三川。莫笑衰容双鬓改,自家风味依然。碧潭明月水中天。谁闲如老子,不肯作神仙。”(《临江仙》)。他或放浪于红尘或啸傲于山林以风流疏狂之士的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流露出洒脱闲散、随意往来的性情。而《卜算子》一词则完美地将“梅”与人合而为一:“古涧一枝梅,免被园林锁。路远山深不怕寒,似共春相躲。幽思有谁知,托契都难可。独自风流独自香,明月来寻我”,借梅表达自己的心声,鲜明地表现出自己孤高出尘,宁可寂寞,也不肯随波逐流的狂傲人格。

其次,蔑视权贵王侯,追求人格独立与平等。在封建社会,王侯将相拥有较高的政治权力,是社会的上层,文人们大多依附于他们,在他们面前卑躬屈膝,然而,朱敦儒对权贵王侯却表现出不屑的态度,甚至毫无顾忌地宣泄对权贵的蔑视和对王侯的睥睨。他说道:“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鹧鸪天》),表现了一个未曾涉足官场,未曾经历忧患的青年清高的生活态度,字里行间浸透着蔑视权贵王侯,追求人格独立与平等的精神,朱敦儒狂傲洒脱的人格得到了集中的体现。

第三,看淡功名富贵,三次拒官。年轻时的朱敦儒可谓是才华横溢,《宋史》记载:“深达治体,有经世才”,[4]文苑七0以他的才华在官场上某个一官半职绝非难事,然而他却选择了背离仕途的道路,否定功名富贵,视自己为闲云野鹤,对浑浊的官场不屑一顾。据《宋史》本传上说, 朱敦儒曾三辞谢朝廷征召:“靖康中召至京师,将处以学官,敦儒辞曰:‘麋鹿之性,自乐闲旷,爵禄非所愿也。’固辞还山。高宗即位, 诏举草泽才德之士,预选者命中书策试, 授以官。于是淮西部使者言敦儒有文武才,召之,敦儒又辞。避乱客南雄州,张浚奏赴军前计议,弗起。”[4] 文苑七0

 

 

(二)忧患人格

在民族危难之际,满怀社会忧患意识的朱敦儒表现出了深厚的爱国精神,忧患人格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第一,凄婉悲伤的家国情怀。靖康之变,金人入主中原,掳走徽、钦俩帝,汉民族遭受了巨大的灾难。在南渡逃难的过程中,朱敦儒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了中原百姓国破家亡、妻离子散、饥寒交迫的悲惨情状。他以一介布衣的身份,满怀社会的忧患意识与个人的飘零之感,以沉郁之笔写下了那个年代人民的生活状况,其词《卜算子》写道:

旅雁向南飞,风雨群初失。饥渴辛勤两翅垂,独下寒汀立。鹭苦难亲,雉缴忧相逼。云海茫茫无处归,谁听哀鸣急。

表达了金人南犯这个特殊时代的民族情绪,反映了民族的大灾大难,抒发了亡国的大悲大恸,词人强烈的民族人格跃于之上。这个时候的他心中充满了国难家愁的无限悲伤。“万里东风,国破山河落照红。”(《减子木兰花》),“日落破平,愁损辞乡去国人”(《采桑子》)……朱敦儒强烈的亡国之痛和深厚的爱国精神不言而喻。

第二,慷概激越的报国之志。朱敦儒悲叹故国,更盼望着早日收复失地。他在《蓦山溪·和人冬至韵》中写道:

西江东去,总是伤时泪。北陆日初长,对芳尊、多悲少喜。美人去后,花落几春风。杯漫洗。人难醉。愁见飞灰细。       梅边雪外。风味犹相似。迤逦暖乾坤,仗君王,雄风英气。吾曹老矣,端是有心人、追剑履。辞黄绮。珍重萧生意。

处在国家多难,民族危亡之际,期望能保持个体自由的朱敦儒,还是“幡然而起”,欲为国效命,收拾山河,建功立业。1134年,朱敦儒应召入仕。“有文武才”、“深达治体” 的朱敦儒“携琴寄鹤,辞山别水,乘兴随云做客”(《鹊桥仙》) ,准备一试囊中的紫金丹,来“点化鸾红凤碧”,扭转乾坤。[5]P341此时的他满怀报国之志,在词中多次表达了慷慨激越的民族情感:“永使无亏缺,长对月团圆”(《水调歌头·对月有感》)、“除奉天威,,扫平狂虏,整顿乾坤都了”(《苏武慢·枕海山横》),甚至他还想过“青史名留”(《木兰花慢·和师厚和司马文季虏中作》)。

第三,壮志难酬的悲愤情绪。当朱敦儒积极主战、力图恢复时,偏安一隅的统治者却无心抗金,执意求和,朱敦儒不断受到了打击排挤,此时壮志难酬,报国无门的情绪占据了他的心头:“有奇才,无用处。壮节飘零,受尽人间苦。欲指虚无问征路。回首风云,未忍辞明主。”( 《苏幕遮·酒壶空》) “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 奇谋报国,可怜无用。”(《水龙吟》) “旧日吴王宫殿,长青苔。”(《相见欢》)这些词作深深地表达了想为国有所作为却空有壮志的爱国情怀,传达出其慷慨悲愤的忧患人格。

 

 

 

 

(三)旷达人格

旷达人格是一种参悟、平和、虚空的心态。朱敦儒晚年“变成了一个乐天自适的词人”,“将他比陶潜,或更确切”,[6]P466旷达人格是朱敦儒这个时期主要的人格形态。

首先,不以人生得失为意。在仕宦沉浮了十几年,朱敦儒渐渐发现自己抗金复国、收复失地的豪情壮志将无法实现。朝政的腐败、当政者的偏于一隅,作为中下级官吏的朱敦儒,非但不能有所作为,反而遭到反战派的诬陷攻击。作为一名柔弱的文人,朱敦儒没法改变这一现实,更不肯与秦桧之流为伍,只有隐居山林,保持自我独立的人格。绍兴十六年(1146)朱敦儒被言官弹劾,以“专立异论,与李光交通”(《宋史· 朱敦儒传》)[3]文苑七0的罪名被罢。对于这次官职丧失,朱敦儒似乎并没有太过激烈的情绪反应,既然复国大业难成,失去官职又何足惜。“问君何苦,长报冰炭名利心”(《水调歌头》),“人生虚假,昨日梅花今日谢。不醉为何,从古英雄总是痴”(《减字木兰花》),“青史几番春梦,黄泉多少奇才”(《西江月》),功名、富贵、英雄事业、青史留名,这一切对朱敦儒而言都显得淡泊。朱敦儒以其不以人生得失为意的平和心态展示了他旷达的人格。

其次,心境平静闲远。我们可以从朱敦儒致仕后,作品中所凸显出的“闲”字来窥测其此时的主体心态:“身退心闲,剩向人间活几年”(《减字木兰花》)、“闲人行李,羽扇芒鞋尘世外”(《减字木兰花》)、“清平世,闲人自在,乘兴访溪山”(《满庭芳》)、“添老大,转痴顽,谢天教我老来闲”(《鹧鸪天》)。世事不可为,词人索性把致仕作为“红尘回步旧烟霞”(《木兰花》)的契机,[7]P50朱敦儒以萧然世外的的心态归隐嘉禾。在这里,自然山水给了他性灵的滋养,闲适平和的环境助他人格精神的再一次潜修。那个曾经在官场中疲于应酬的中下层官僚已渐行渐远,走来的是一个青竿绿蓑的“烟波钓徒”,清疏旷达,飘然有出尘之致。朱敦儒有六首有名的《好事近·渔父词》堪称这个时候的代表之作。

其一:

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节。活计绿蓑青笠,惯披霜冲雪。    晚来风定钓丝闲,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

其二:

渔父长身来,只共钓竿相识。随意转船回棹,似飞空无迹。     卢花开落任浮生,长醉是良策。昨夜一江风雨,都不曾听得。

朱敦儒萧然世外的心情在这里一一如见,对天命的阪依和自然生活的崇尚,袒露了他冲淡自乐的隐逸情怀,超尘脱俗的旷达人格集中得到集中反映。

再次,超越情愁,看透人生。从官宦生活中归来的朱敦儒,在嘉禾过着自由自足的生活,高蹈出尘,大有神仙风致。绍兴二十四年(1154, 希真在他生日那天作《如梦令》:“生日近元宵,占早烧灯欢会,欢会,欢会,坐上人人千岁。”此时已七十四岁的他似乎已成为名副其实的隐士了,完全融入了生活的淡泊中。如他在《念奴娇》中这样写道:“老来可喜,是历遍人间,谙知物外。看透虚空,将恨海愁山,一时援碎。”他将一切都转向了虚空,对人生有了一种大彻大悟的看法,似乎飘然物外,对人间世界无所用心了。隐居期间,朱敦儒表现出来的参悟、平和、虚空等等正是朱敦儒超尘脱俗的旷达人格的一种体现。

上一篇
版权所有@卓扬代写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集浩大厦B座2611-2612 邮编:518000
固话:0755-33162780 手机:15889410801 QQ:2602268122 QQ:1289258345 QQ:1037994588
卓扬商业写作室——代写各类文章、论文公文软文演讲稿材料总结
国家工信部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1083604号